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本帖最後由 icemen00 於 編輯



今年一月,我的母親爲家?多添了一個妹妹,家?的每個人都很高興,而我

更是欣喜,但是我欣喜的真正原因並不能告訴家?任何人,尤其是我母親



因爲隻有我知道我的親生母親已經爲我生下一個女兒。



這是一個隻有我一個人知道的秘密。令母親懷孕生下妹妹的人其實是我,我

是妹妹真正的生父。



我的母親是一位鋼琴老師,她的工作是到學琴教室教小朋友彈琴,因爲工作

的關系,母親一直十分注重自己的衣著打扮。母親原本就已經很美,清秀的容顔、

典雅的氣質、白晰的膚色、凹凸有緻的玲珑身段,加上她一六八公分的身高,穿

起正式套裝與高跟鞋時更是優雅動人。



在我進入青春期後我就開始對母親産生「性」趣。每當我看見上了妝,穿著

窄裙、膚色絲襪與黑色高跟鞋的美麗母親,我的陰莖就不禁劇烈勃起,非得打上

好幾次手槍不能解決對母親的欲火。



我漸漸明白自己有很嚴重的「戀母情結」。



國二以後我開始大膽了起來,常常趁母親洗澡時偷偷溜到浴室門下欣賞母親

「美人出浴」。母親洗澡前會將隱形眼鏡拿下來,所以她絕不會發現在門的通氣

孔下有一雙眼睛正在大飽眼福。



甚至隻要在母親洗澡時,而爸爸姐姐又剛好不在家的話,色膽包天的我就會

在浴室門外脫光自己全身,然後一邊欣賞母親的肌膚,一邊打著手槍,全裸的母

親和全裸的我就隻隔著一道門。直到母親的身體靠近我時,就從通氣孔對著母親

一舉射出我對母親的「愛意」。



曾經有幾次母親站得十分靠近門邊,我從通氣孔射入的精液甚至已經噴到她

小腿,幸而不斷淋下的熱水讓母親沒有感覺到也是溫熱的精液正在她美腿上向下

流動?p] 雖然母親的身體已經接觸過我的精液,但是我並不滿足,我心底真正

的願望是想和美麗的母親上床真刀實槍做一次,在她的體內留下我的精液。



由於母親的女性胴體實在性感誘人,有幾次我幾乎已經忍不住想闖進浴室,

要不顧一切將母親佔有,但最後我還是忍了下來。不是因爲膽怯,而是理智不允

許我做出這種強奸親生母親的事。



我知道要治好我的戀母情結,唯一的辦法就是讓我得到母親的身體,隻要一

次,讓我嚐過進入母親體內抽插是什麽滋味,我就心滿意足了。隻是我自己很清

楚,我可能永遠也無法得償所願。



但是沒想到去年四月……



去年四月的時候,我還是一個國三的學生,才十五歲。



那一天在課堂上,我一點也不專心。因爲我一直在想著今天早上看見母親出

門時的樣子。



母親今天穿著一件紫色絲絨套裝,配上鐵灰色的絲襪與黑色的高跟鞋,這樣

的妝扮讓母親在高貴典雅之中又帶有一點神秘、火辣的性感,也讓我這個兒子看

得不禁怦然心動,真想將眼前的母親摟進懷?溫存。



那天傍晚我一上完輔導課就趕緊跑回家。因爲我已經好幾天沒有機會在母親

洗澡時對她打手槍,希望今天有機會。



當然,那時的我怎麽也想不到,在半小時之後我竟能緊緊地摟抱著母親,還

讓母親接納了我的精液而受孕。



我回到家不久,母親也回來了。已經想了母親一整天的我不覺開始心怦怦地

跳。



略施脂粉的母親,輕聲細語地問我爸、姐回來了沒有。



「都還沒回來。」我回答著。由於心中充滿對母親的愛意,我忍不住鼓起勇

氣對母親說:「媽,你今天好漂亮。」



「真的嗎?」聽到兒子的讚美,母親顯得很高興地說:「怎麽今天嘴巴那麽

甜?」母親當然不會把我的話當成挑逗,畢竟我是她的孩子,她隻會覺得我孩子

氣。



但是母親並不知道我在那樣說時,陰莖已經在勃起。



母親在脫高跟鞋時,我刻意站在她身後,以便欣賞在紫色窄裙下那雙穿著絲

襪的長腿。我不禁嚥了一下口水:「媽媽35歲了,她的腿還是那麽修長漂亮。」



我對母親的欲火又被觸發,今天不對著母親打手槍是不行了。



過了一會,母親果然換上浴袍進了浴室,我知道我的機會又來了。我身上僅

穿著內褲,悄悄從自己房間來到浴室門外。



我從通氣孔往內看去,母親正將她的發髻解開,雲渦般的發絲一下散了開來,

秀發披肩的模樣讓母親看起來更妩媚動人。



接著母親緩緩卸下浴袍,美麗的一幕再一次?入我眼簾。我感覺我那劇烈勃

起的陰莖幾乎就要穿破內褲了。



母親又解下頸子上的項煉,當我正在期待著母親脫下她的胸罩、內褲時,那

條項煉忽然不小心掉到地上,於是母親便蹲下身來要拾起那條項煉。我嚇了一跳,

趕緊躲開,要是被母親發現就糟了。



過了一會,我再大著膽子往內看,母親正在檢視那條項煉墜有沒有摔壞,然

後她才站起身來。



但是母親剛一站起來,整個人就突然軟倒,隨即暈倒在浴室地闆上。



母親以前也曾經在起床時暈倒過,醫生說母親是「姿態性低血壓」,再加上

貧血,所以不能突然太快起身,否則就有可能會昏厥。



看見母親暈倒,我也嚇了一跳,但我隨即想起母親一直有「姿態性低血壓」



的毛病。我連忙轉著浴室的門把,門雖然鎖著,不過是那種用硬幣就能轉開

的喇叭鎖,因?瓻雱硒N進入了浴室。



我叫了母親幾聲,母親並沒有醒,於是我扶起母親,再將母親整個人抱起來。



當我懷抱著母親那光滑柔軟的的女體,我心底突然有一種「美人在抱」的滿

足感。



看著懷中的「美人」,母親彷彿就是我的獵物一樣。我頓時起了淫念。



我抱著母親來到她的臥房,輕輕地讓母親躺在床上。



看著眼前近乎全裸的親生母親,我已經忍不住要抱上去一親芳澤。記得上次

母親起床時暈倒,好像二、三十分鍾才蘇醒,如果我把握現在這個機會,母親就

是我的人了。



美人當前,即使是自己親生母親也很難克制色心。



可是這樣做是亂倫,母親這麽疼我,我怎能冒犯她?而且如果母親突然醒過

來我要怎麽收場?



情欲和理智在我的內心交戰著。她不是一般女人,她是對我有生育之恩的母

親;但是欲火熾烈的我,此時若不將漲滿的精液發洩出來怎麽行?



僅剩的一點理智始終不允許我對母親亂倫,於是我對自己說:我不會「進入」



母親體內,我隻愛撫、擁吻一下母親,將精液噴在她身上。



(隻是年少的我終究低估了「性」對人的魔力。)



我終於伸出略帶顫抖的雙手,先解下母親的胸罩,露出了母親那對渾圓豐碩

的乳房,我又伸手拉下母親身上僅有炕B薄薄的內褲,我從沒想到有一天我能親

手爲母親脫下她的胸罩與內褲。



當那粉紅色的綿質內褲由母親腰際拉下,烏黑發亮的陰毛就?入我的眼簾,

在那陰毛叢中我看見了我朝思暮想的地方。那是我出生的地方,十五年前我就是

從這?生出來。



當母親的陰戶一出現在我眼前,理智就開始節節敗退。



我從來沒有仔細看過母親的陰戶,以往每次偷窺母親洗澡,母親那神秘的禁

地總是「猶抱琵琶半遮面」,現在我不但看見了,而且還是在那麽近的距離。



我將已經褪至母親膝蓋上的內褲脫掉,丟在一旁,母親那明亮雪白的女性胴

體已經完全展現在我眼前。



「你不是一直很喜歡母親,現在你就可以得到母親,你怎麽可以錯過?況且

你對母親是愛慕又不是獸欲。」



「媽!我真的好喜歡你,我一定要得到你!」



在我眼中,親切和藹的母親已經變成一個風情萬種的女人,我迅速脫下自己

的內褲,露出我硬挺聳立的男性象徵,對著母親。



我們母子已經袒裎相對,看著母親曼妙迷人的女性曲線和柔嫩細滑的肌膚,

我忍不住了,我上了床,要開始侵犯母親。



接下來的幾分鍾是我一生最快活、最難忘的時光。



我性沖動地大膽伸出雙臂擁抱住母親,抱住她那火辣辣、充滿女人味的玉體,

我壓上了母親,我的陽具也壓在她的陰戶上,正對母親的陰道虎視眈眈。



我緊張得直發抖,既擔心爸、姐會突然回來,又擔心母親現在會蘇醒。



母親如果現在蘇醒,我不管有沒有插入一樣都無法向母親解釋,事已至此,

再無回頭的餘地,隻有勇往直前,讓生米快點煮成熟飯。



我開始狼吻母親,由臉頰、粉頸、香肩到雙乳,潔白又光滑的肌膚,太爽了。



我的嘴又蓋上母親的紅唇,和母親接吻,聞著她的發香。我的雙手也開始愛

撫她,享受著母親的肌膚溫柔,左手揉著母親的乳房;右手上下撫摸母親那雙令

我垂涎已久的脩長美腿,好滑手。



我又親吻著母親嫩白的玉手,當我用母親那彈鋼琴優雅的手指輕撫我那火熱

的肉棒,我的肉棒霎時漲得更粗大。我不插入不行了。



色欲攻心的我要入侵母親最珍貴的玉門,我將母親兩大腿打開,雙腿擡起靠

在我的左右肩膀上,讓她的陰戶大開。我的陰莖來到母親的陰道口,我和母親的

生殖器終於第一次接觸,我一用力,巨大的龜頭就將母親的小陰唇向左右兩邊撐

開。插入了!剛開始有一種「滑入」的感覺,很快我的龜頭就已經被母親的陰道

吞入。



母親的陰道好緊,我必須用力才能繼續插入,龜頭繼續往內挺進,直抵子宮

頸,陰莖終於完全進入,我和母親已經緊緊地交合在一起。



我進入母親體內了!我簡直無法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透過陰莖我感受著

母親的體溫,原來陰道內是這樣的柔軟溫熱。



這十五年前熟悉的地方,十五年後的今天我又回來了,用我已經長大茁壯的

陰莖回來了。



我的腰部開始出力,用我那強悍粗大的陰莖抽插著我最心愛的母親,和她做

著生物最原始的本能——性交。當我和母親的生殖器開始相互磨擦,一股前所未

有的快感直昇上來,我不禁暗罵自己以前實在太呆了,有這樣的人間享受,我竟

然忍到今天才付諸行動。



我緊緊抱住母親,狼吻著母親,大力抽插著母親的陰道,我越插越快、越插

越猛。我的龜頭不停地猛力撞擊母親的子宮,我的陰囊也不斷的打在母親的大陰

唇上,欲火爆發的我已經顧不得母親會不會被我「撞」得醒過來。



甚至在我的潛意識?還有點希望母親會在這時蘇醒,因爲我也很想讓母親知

道我有多麽愛慕她,若能當著母親的面抽插她、寵幸她,那一定會更加的快活。



抽送抽送抽送抽送,我的陰莖不斷極快速地進出母親身體,狠狠抽送近百下

後我感覺我快要射出來了。我更出力,越來越快,越來越用力插她,絲毫不憐香

惜玉。亢奮到極點的我終於噴向母親,射出了我在母親體內的第一炮精液,盡情、

痛快地把我處男的精液射入母親的陰道深處。



溫熱的精液一發一發噴打在母親的子宮頸和陰道壁上,每一次的射出都是一

次更激亢的高潮。我打到最後,精液終於變成流出的了,我全部的精液都已經射

給母親。



「我和母親已經有了夫妻之實,母親已經是我的人了!」想到這?我不禁露

出滿足的笑。



我在母親臉上輕輕地親一下,就像丈夫對妻子的寵愛一般。然後我松開母親,

讓陰莖退出母親體內。我看見母親的陰道口有一些白色黏滑的液體,那是我的精

液,我趕緊拿衛生紙來擦拭,母親已經昏厥二十分鍾,她現在隨時會醒,我動作

必須快點。



突然我心?産生一個念頭,母親如果知道我已經佔有了她,她會有什麽反應?



我隻要現在繼續摟抱著母親,等她醒來自然知道我對她做過什麽,我也就能

順勢向母親傾訴這些年我一直深藏在心底的話。可是母親會明白嗎?她會接受我

對她的感情嗎?甚至她會不會從此不認我這個兒子?



原本以爲在我「得償宿願」之後,我的「戀母情結」會就此解開,然而事實

上並非如此,因爲我的「戀母情結」並不隻是對母親肉體的渴望,擁有了母親隻

是讓我獲得些許「慰藉性」的滿足,我對母親的愛戀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也許我真正想要的,並不隻是想得到母親的人,更想得到的是母親的心。



「要不要讓母親知道?我要不要對母親表白?」這是相當冒險的,可是我卻

很想冒這個險,因爲我真的有很多話想對母親說。



但是這時我聽見樓下有聲音,似乎是有人回來了。我不禁開始著慌,趕緊將

母親的胸罩、內褲穿回,再替她蓋好棉被,然後抓起自己的內褲就沖回房間穿衣

服。



回來的人是姐姐,我聽見她在找母親。過了一會她就走上樓來。



幾分鍾後,我再到母親的臥房,母親已經醒了,而且姐姐也在。姐姐一看見

我就說:「你怎麽可以這樣?」



我看著母親,母親也看著我,這下糟了,難道母親已經知道了?



在母親和姐姐的注視下,我著實感到困窘,正要抵死否認,姐姐繼續說:

「媽媽昏倒了,你竟然也不在媽媽旁邊照顧。」



原來是說這個,嚇了我一大跳。



母親顯得有些虛弱,她問我說:「是你扶媽媽回房間的?」



我的聲音還有點發抖:「喔,是、是、對。」不過我不是用扶的,我是用抱

的。



母親詫異地問:「你怎麽好像很慌張的樣子?」



「喔,我、我是在擔心媽媽。」我說。



「不用擔心,媽媽沒事,媽媽隻是血壓太低了才會這樣。」母親說:「我昏

過去多久?」



我說:「可能有半小時。」我開始編故事,說我因爲發覺母親進浴室很久了

都沒出來,敲門也沒人應,才將浴室的門打開,卻發現母親已經暈倒,所以就扶

母親回到房間。



不知道剛才我那一番「橫沖直撞」有沒有讓母親感到身體有異樣?我試探性

的問:「媽,你現在覺得怎樣?」



「還是有點暈暈的……」母親又輕按自己小腹說:「肚子也有點怪怪的。」



我想母親即使覺得自己的私處會痛也不會好意思在自己兒女面前說,母親當

然不會想到她小腹和私處的疼痛感是我的傑作。



自從那一天以後,我一直想找機會向母親吐露愛意,告訴母親我和她已經有

了母子以外的關系,然而母親懷孕的事讓我打消了念頭。



在一個多月之後,母親開始有了害喜的現象,一直想吐。後來爸爸跟我陪母

親去醫院檢查,母親果然是懷孕了。雖然爸爸在生完姐姐和我之後就已經做結紮,

可是醫生說結紮並非百分之百安全,並不值得奇怪。



但是我心?卻在想:「母親懷的會不會是我的孩子?」



在爸爸陪母親離開診間後,我聽得護士問醫生:「已經結紮十五年了,十五

年都沒生,現在反而還會生嗎?」醫生想了一下說:「……這……的確是相當少

見,我也是覺得很奇怪。」



這麽說母親懷的的確是我的孩子,我讓我的母親懷孕了!看見母親從懷孕初

期頻頻害喜,到後來她肚子一天一天大起來,我心中就有一種相當自豪的成就感。



母親又開始孕育新生命了,距離上次母親生下我已經相隔十五年。在母親懷

孕的期間,我曾陪著母親去挑選一些嬰兒用品,也常常陪在母親身邊聽著母親對

腹中胎兒做胎教。



到今年母親已經爲我生下一個女兒,從懷孕到哺育,這一年多來,看著母親

細心呵護著自己孩子的慈母形象,我的戀母情結雖然沒有完全解開,但是起碼不

會再滿腦子肉欲思想。



真的愛戀母親,就不要讓她知道那一天傍晚發生的事,這個秘密就一直藏在

我心?吧。